诺亚公爵

初读曹文轩


    最近,年近而立之年的我,第一次接触到了曹文轩的小说。在我的印象中,曹文轩是一位儿童文学作家,想着他的题材和笔触会更多偏向于儿童的角度,或从儿童的眼光来观察世界。这次借着工作之便,阅读他的文章,发觉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。在我看来,他的作品不但没有刻意“迁就”儿童,且能在他的作品中,看到现今社会的一些普遍现象,甚至是一些阴暗面,非常富有思想性和启发性。这是我在读他作品之前所没有想到的。
    他的笔触细腻,富有文学性。描写景物和人物都极富画面感,让人容易移情。可能由于他对故乡的思念,他的笔下往往会出现许多江南的影子。在他笔下的江南之美不是用辞藻堆砌出来的,而是随着故事的发展慢慢展现出来了。实话说,对于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的我来说,对于他对江南的描写起初是没多大感觉的,甚至有那么些陌生感,但随着故事的展开,我发觉我也渐渐融入这一乡村情景之中,给我一种朴实清新的感觉。
    此外,他对人与事的描写也是颇为深刻的。举个例子来说,他的笔下刻画了一个叫矮鬼的人物。矮鬼是他的绰号,因其长得比同龄的小孩子要矮上许多而得名。不知是生活的艰辛所迫还是先天如此,他有那么一点呆傻,不善于与人交流,人们也不愿意与他交流。除了这点以外,他的性格中还有一点非常突出的特点,就是有仇必报。由于受到邻村孩子的欺负,他趁着夜色,将邻村搞得鸡犬不宁,生人不安。在许多人的眼中,他是一个不懂人情世故的孩子,许多人甚至觉得他的存在就是带来破坏。但是又有多少人思考他变成这样背后的原因呢?生活的艰辛,家庭的不幸,使它只能够相信丛林法则,才能求得生存。这种充满破坏力的人格,与其说是一种缺陷,还不如说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方式。他的内心是孤独无助的。他只能够通过破坏,来引起大家对他的关注。所以当皮卡视他为玩伴之时,他就对皮卡言听计从。我认为一方面是他非常珍惜这个唯一的朋友,另一方面他也害怕失去。可惜的是,随着他的破坏力的展现,那些对他抱有同情的人,以及他唯一的朋友皮卡,也渐渐离他而去。家庭的不幸,众人的冷漠,友情的得而复失,使他最后选择了去寻找他远方的爸爸,却再也没有回来……可能很多人会说矮鬼的命运是自己的性格造成的,但人的生存怎么能离开他所处的环境?这让我想起现在许多乡村里的留守儿童,他们固然很可能是缺乏良好物质条件的,但与此同时,他们情感的缺失,也是不容忽视的。破坏性人格的形成,往往就源于这样一种情感的缺失。矮鬼的例子固然是比较极端的,也是十分令人痛心的。但所谓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,在文学作品中的人与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对生活的投射。希望在现实中不会有人重蹈矮鬼的覆辙……愿生活充满美好。

短而精的文史笔记——容斋随笔,值得推荐

宋代学者洪迈治文史之心得体会,全书50万字,由上百篇小文章组成,这些可以说都是作者读书治学的心得体会。不少都颇具启发性,最重要的是这些小文章都小而精,符合现代快餐式的阅读。